設為首頁 - 加入收藏
您的當前位置:主頁 > 國內 > 正文

緊盯短板一戶一策精準發力(經濟新方位·聚焦52個未摘帽縣)

來源:網絡整理 編輯:四川森旺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時間:2020-07-27

  羅灣村昔日土坯房變成民宿風景區。
  樊 強攝(人民視覺)

  甘肅是全國脫貧攻堅任務最重的省份之一。86個縣中,有58個被納入國家集中連片特困地區。“三區三州”深度貧困地區中,就有甘肅的臨夏回族自治州、甘南藏族自治州和天祝藏族自治縣。

  去年底,甘肅仍有8個貧困縣未摘帽、17.5萬人未脫貧。緊盯短板弱項、精準靶向施策,甘肅全省上下同心,確保如期打贏脫貧攻堅戰。

  二產三產較落后

  經營主體底子薄

  突出特色,因地制宜構建產業體系

  【案例】7月13日,烈日炎炎。西和縣蒿林鄉團結村,申周穩正和妻子一起采摘花椒。

  “太陽這么大,不用擔心捂壞了。”申周穩說,“今年天氣好,產量高得很!一棵能產4到5斤干貨。”按去年的收購價,一棵樹就能賣將近300元錢。

  蒿林鄉共12個村,全是深度貧困村。“原來貧困發生率高達61.7%。”鄉長鄭清輝介紹,當地山大溝深,78個村民小組分散居住在78個山頭上。“以前種的是小麥、土豆和油菜,只能糊口。”

  從2017年開始,當地調整種植結構,大面積種植花椒,近年來又增種辣椒。“現在,‘雙椒’是我們脫貧的主導產業。”鄭清輝說,平均下來,一畝花椒地產值近7000元。

  【挑戰】甘肅自然條件惡劣,二產三產較為落后。脫貧一靠種植、二靠養殖,受天氣、市場、疾病等因素影響大,抵御災害風險的能力較差。

  而且,有的地區產業基礎薄弱,經營主體組織化、規模化、標準化程度較低。部分合作社因為缺乏龍頭企業帶動,成長性較差。

  【舉措】產業扶貧是穩定脫貧的根本之策。西和縣構建“以半夏為主中藥材,花椒、八盤梨和食用菌為主經濟林果蔬,養雞養豬為主畜牧養殖”三大產業體系,加快發展短平快到戶產業,確保貧困群眾經營性收入不減。目前,已發展中藥材15萬畝、經濟林果蔬53萬畝、畜牧養殖93.5萬只。同時,強化農業保險支撐,將險種擴大至22種,實現貧困戶、貧困戶所有種養業及產業標準化基地、自然災害和市場風險“3個全覆蓋”,消除后顧之憂。

  要想跑得快,全靠車頭帶。2018年以來,禮縣累計籌措資金3581萬元,扶持經營主體和能人大戶594家,采取“龍頭企業+合作社+貧困戶+訂單收購(托養代管)”等方式,帶動建檔立卡貧困戶2.58萬戶。目前,累計安排到戶產業扶持資金3.74億元,已兌現分紅1894.05萬元。

  甘肅緊抓貧困人口增收這個關鍵,堅持產業整體構建與到戶產業培育相結合,因地制宜發展“牛羊菜果薯藥”六大產業,支持貧困戶發展小家禽、小手工、小買賣等“五小”產業,基本實現縣有主導產業、村有致富門路、戶有增收項目。

  職業技能缺乏

  工資低不穩定

  內擴外送,全力以赴促進就業

  【案例】從土房子搬進樓房,李文權卻不太得勁兒。“干啥都要花錢,不如農村自在。”“那你還愿意搬回去住嗎?”一旁的村干部調侃。“當然不愿意!”他一口回絕。

  李文權原來家住宕昌縣兩河口鎮羅灣村,海拔近2000米。兩年前,村子易地搬遷,李文權搬入縣城附近的山水雅園安置點。他的老家,被改造成了山灣夢谷古羌民俗田園鄉舍景區。他自己,也成了景區保潔員,每月工資3000元。

  “景區的保安、保潔、綠化工人,優先聘用貧困戶。”鎮黨委副書記王興文說。

  【挑戰】一些貧困戶缺乏職業技能或者文化程度低,即使外出也只能打短工,工資低、不穩定。部分群眾思想保守,寧可守著一畝三分地受窮,也不肯外出務工。

  【舉措】7月17日中午,東鄉族自治縣職業技術學校烹飪課堂內,47歲的馬婷正在老師指導下顛勺。“食宿全免,最少學習一個月,至少學會15道菜。”校長妥鳳英說,從入學起,學校就與縣勞務辦、餐飲協會對接好,學習期滿后幫助學員擇業、就業。當地逐戶逐人走訪摸排,查清勞動力就業、創業、培訓、輸轉意愿。目前,全縣共摸排勞動力17.49萬人,已輸轉84368人。

 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,臨夏縣部分勞動力務工時間縮短,個別群眾增收不穩定。當地出臺措施,以獎代補鼓勵干部職工和村干部帶隊輸轉、各類經營性人力資源服務和勞務中介機構組織輸轉。

  與浙江義烏和諧明芯光電科技公司多次對接協商后,2月19日,西和縣開展點對點、一站式輸送,首批83名務工人員赴義烏復工。到4月底,全縣有輸轉意愿的建檔立卡貧困勞動力實現了就業。目前,當地累計輸轉105966人,包含貧困戶55969人,其中未脫貧戶3017人。

  基本條件惡劣

  缺乏戰貧勇氣

  正面激勵,多措并舉激發內生動力

  【案例】“都覺得我年紀大了,不愿意跟我成立合作社,我偏要干出個樣來!”不久前,67歲的馬一吉勒跑到縣上,注冊成立了東鄉族自治縣大樹鄉馬一吉勒養殖公司。

  馬一吉勒自幼喪父,母親因病癱瘓20多年,過去從沒想過能摘掉窮帽。2014年,在甘肅銀行駐村干部幫助下,他鼓起勇氣貸款5萬元,擴大養殖規模。起早貪黑,他成為村里規模最大的養殖戶。

  去年,馬一吉勒還清了貸款。之所以不想當羊倌兒、要干總經理,他有更長遠的打算:“家門口車流量大,我要開個農家樂,把養殖產業鏈延長加寬。”

  【挑戰】甘肅有3720個深度貧困村,大多地處偏遠,要么十年九旱,要么高寒濕冷,缺乏基本生存條件。交通等基礎設施建設滯后,信息閉塞。8個未摘帽縣,未脫貧人口發展能力不足問題凸顯。部分群眾存在“等靠要”思想,內生動力不足,缺乏戰貧信心。

  【舉措】在岷縣維新鎮回溝村,50歲的王二個“大名鼎鼎”——看到有車進村,先攔住再要錢;見到村干部,就追著報銷醫藥費……

  因為患有慢性病,王二個種不了地、干不了重活。來自省自然資源廳的第一書記安建昌了解情況后,為他申請并辦理了二類低保,又鼓勵王二個外出打工,沒想到碰了釘子——“我一沒文化、二沒技術,出去還不是下苦力!”

  “天天在家蹲著,靠那幾個低保錢。出去以后,重體力活是干不了,大門也看不好?”

  王二個臊得臉紅,第二天就收拾行囊外出打工。“他前一陣兒在岷縣縣城一家企業看大門,每月能掙2000元哩!”安建昌說。

  近年來,為擺脫“頭腦中的貧困”,甘肅大力弘揚八步沙“六老漢”三代人困難面前不低頭、敢把沙漠變綠洲的奮斗精神。

  通渭縣用好鄉村“大喇叭”、新媒體平臺等,從思想、志氣、信心、技能等入手,講好群眾身邊的脫貧案例,提高政策知曉率。東鄉縣推廣村民知情大會、用好村級廣播平臺,挖掘先進人物事跡,幫助貧困群眾樹立信心。禮縣組建精神扶貧助推精準脫貧文藝文化宣傳小分隊,深入貧困鄉村巡回演出170場次,參與群眾5.6萬人。

  幫扶措施不到位

  村戶資料不完善

  狠抓整改,壓緊壓實干部責任

  【案例】方言聽不懂、老鄉不搭理,剛來宕昌縣甘江頭鄉張家山村不到半月,李國義打起了退堂鼓。

欄目分類

本站內容收集于互聯網,如對您的作品有侵權,請聯系我們刪除!

Copyright © qingfengjiaju.com 版權所有 Power by DedeCms

Top 七星彩百万位定胆杀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