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為首頁 - 加入收藏
您的當前位置:主頁 > 娛樂 > 正文

畢贛:我是一個藝術片導演

來源:網絡整理 編輯:落寞的句子 時間:2019-01-06

  注:本篇內容采訪于2018年12月24日

  “我就是一個藝術片導演,我拍的電影就是藝術電影。”在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上映前,畢贛接受記者采訪時,對自己和自己拍的電影有種近乎“赤裸”的真實表達。

  《路邊野餐》后,畢贛帶來了全新的藝術片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,影片上映后,出現許多負面聲音,這些聲音的矛頭幾乎都指向電影營銷,影片評分也因此受到了影響。在創造了藝術片預售超1億的紀錄后,映后口碑遭遇滑鐵盧。

  畢贛說他只會拍藝術片,“創作”是他的工作,其他的不是他的領域,他想把每一部電影都拍好。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是他給觀眾交出的一份“作業”,觀眾可以選擇喜歡與不喜歡,但不應讓電影本身成為其他因素的“替罪羊”,這或許是每一個影迷對電影應有的尊重。

  “藝術電影,每一個都應該是新鮮的,給大家提供出不同的體驗。”對于藝術電影,其小眾的屬性注定無法滿足大眾的觀影需求,導演的個人化表達與大眾接受之間注定有一道需要跨越的鴻溝,畢贛對此也坦然接受,“每個人的感受不一樣,每個人體會到的都不一樣,我很榮幸,大家都討論這部電影。”

  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講述了一個交織著夢、記憶和時間的愛情故事。故事里的愛情“危險又甜蜜”,就像夢一樣讓人“捉摸不透”。畢贛說:“我們每天都會做夢,它跟生活息息相關,但又是生活里最神秘,最捉摸不透的事情,所以電影里有它們,感覺挺好的。電影關于它們是一件很有魅力的事情。”

  為了表達這種“捉摸不透”的感覺,影片中運用了大量的長鏡頭和畫外音,長鏡頭帶來的浸入感會引導觀眾進入似實而虛的世界中。關于片中的長鏡頭,畢贛解釋說:“這只是電影的一種手法而已,當要表達記憶的時候,它們就適合,它們像一個又一個的版塊組合在一起,像搭積木一樣,適合這個電影。”影片后半段甚至用了長達一個小時的長鏡頭去營造夢境,這個被譽為“載入史冊”的長鏡頭以3D形式呈現。畢贛說,3D很像夢和記憶的感覺。

  電影的夢和記憶依然發生在凱里,凱里的故事在畢贛的電影中一遍遍上演,但還沒終結,“你去到凱里,你會發現也不是電影中的那個樣子,你會發現也是一個比較現代化的城市,(電影中)它本身就是被創作出來的一些區域氛圍,凱里的故事也許還會有,但也不一定,我自己都不知道下一部會做什么。”

  藝術片導演通常都會有很鮮明的個人特色和特有的電影元素,畢贛在《路邊野餐》和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,包括之前的短片中都有一些相關聯的元素,但他并不在乎自己是否會成為帶標簽的導演,“我想把每部電影都拍好,至于我把每部電影都拍好能變成什么樣的導演,不是很在乎這個事情,都行。”

  對于商業電影,畢贛坦言不是他的領域,由于電影敘事的邏輯不同,“應該不會”執導商業電影。對于電影是什么,畢贛說:“如果它有100(分)的話,我了解到零點幾,我在慢慢了解它。”

  《路邊野餐》后,很多人更愿意和有勇氣投入到創作中去,而畢贛在諸多獎項的光環下依然一邊寫詩一邊拍詩意電影。(文/楊瑩瑩)

+1

欄目分類

本站內容收集于互聯網,如對您的作品有侵權,請聯系我們刪除!

Copyright © qingfengjiaju.com 版權所有 Power by DedeCms

Top 七星彩百万位定胆杀号